颜楷:当代楷书创作创新的历史参照

2015年08月03日 15:25:17

 

唐  绍  禄

   

当代楷书的创作创新,面临着时代性与文化性等诸多课题,面临着历史艺术高度笼罩与现实生态式微的多重矛盾。在探索创作创新的道路上,当代书家在进行各种尝试,取得了一定的进步,得到书坛正视,使楷书艺术逐渐回归到全国书法大赛的展厅。但是,一些楷书创作探索出现了简单化、浅薄化的倾向,一些错误观念对楷书的创作创新产生误导,令人忧虑。楷书如何走出边缘化境地,使之在当代得到创新和发展,需要理想高度与务实态度相结合,向传统学习,在历史上楷书创新的典范中寻找参照,将对当代楷书的创作创新不无良益。

唐楷,中国书法史上的一座艺术高峰,以颜真卿为代表。

颜真卿作为唐楷艺术的创新者,他创造了彪炳书史的“颜体”楷书,并以其独特的的精神风貌和艺术风格,开创了中国书法有史以来一个崭新的历史时代,千百年来,颜楷艺术影响、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书法人,唐以后的许多书家,都是从颜真卿的书法中汲取养分,造就了诸如柳公权、蔡襄、董其昌、何绍基等一代代名垂青史的书家,使中国书法的艺术星空更加群星璀灿。

或许是出于求变心理,或许因为畏难情绪,当代的书家面对法度森严的唐代楷书这座艺术高峰望而却步,大多选择绕道而行,于是唐楷与当下书法创作渐行渐远,楷书发展步入边缘化境地。为此,笔者试图以颜真卿及其楷书为参照坐标,观照当代楷书的创作,以期引起书坛更多人对楷书创作的重视和关注,希望能有益于寻找当代楷书艺术创新的途径。

唐代无疑是中国古代史上最辉煌的时代,大唐帝国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超越了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达到了空前的鼎盛强大。文化艺术空前繁荣,人们以一种全新的文化眼光和价值观面对经济社会的发展进步。在书法艺术上,唐代初期的书风全面继承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书风特别是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书法风貌,唐太宗李世民笃好王羲之书法,极力推崇。于是,当时的文人士大夫对王羲之书法趋之若鹜,奉若神明,很少有人能跳出“二王”书风的束缚,初唐时期书风基本上处于“二王”的影响之下。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薛稷这些初唐大家,他们虽能认真探求创新,然而他们都过多地依赖“二王”,承袭魏晋衣钵。

中唐以后,以颜真卿为代表一些书家,从书法艺术文化的维度,跟随着时代前进的步履。他以自己独具的艺术眼光审视书坛,以开放宽广的思维对待书法艺术的传统,敢于冲破以二王为主流的艺术时风的束缚,不迷信艺术的权威,突破世俗观念,探索书法艺术的创新和发展。颜楷的创立,在中唐时期乃至整个唐代近乎完美地解决了书法艺术时代性这个重大课题,在文化领域,以书法艺术的形式表现出大唐盛世的精神风貌,成为盛唐的文化标志。

如果说“二王”书风体现的是书家个人的艺术品德修养,表现书家个体“修身”行为的话,颜真卿创造的楷书艺术除此以外还体现了国家和民族一个时代的精神面貌,把书法艺术从表现书家个体修为提升到了表现整个国家和民族文化精神的高度,把中国传统文化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政治和文化理想完美地结合到了一起,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书法的文化内涵,把书法艺术在前人的基础上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

颜真卿的艺术创新实践与其社会实践密切相关。他并非职业书家,其社会角色赋予他相应的社会责任,他敢于担当,参与着社会管理决策,关注着国家的发展状况和社会脉动。这从一个角度说明,艺术家必须注重自己的社会角色,让自己融入时代,成为时代发展的参与者、实践者,才能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把握时代脉搏。而不是以书法家自居,冷眼旁观时代的发展变迁。脱离社会的艺术实践,单纯从书法到书法,以技法论技法,如此创作的作品不可能具备时代感和文化性。

创新是每个艺术家的理想追求,但是何为创新、如何创新却因书家不同、时代不同而千差万别,今人创新的态度与古人创新态度大相径庭。当代从事书法艺术活动的人们当从颜真卿的创新实践中学习借鉴,参照领悟,这将有助于纠正当下一些书家以标新立异为创新而把楷书创作简单化、粗俗化的行为。

中唐以前,楷书的概念并没有形成,由于楷书在某些方面还带有篆、隶的明显特征,楷书被称为“八分”、“今隶”、“正书”、“真书”等等,中唐以后,颜楷的出现,标志着楷书艺术完全脱离了篆、隶、草书的体貌,并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丰富了汉字形体和点画形态,从而使楷书的概念变得清晰起来,成为独立的一种书体。

史学家范文澜认为,颜真卿是唐朝新书体的创造者。《书林藻鉴》中称他:“纳古法于新意之中,生新法于古意之中,陶铸万象,隐括众长,与杜少陵之诗,韩昌黎之文,皆同为能起八代之衰者,于是始卓然成为唐代之书。”

颜真卿忠实地继承历史优秀传统。他既认真地学习“二王”以中和为美的主流艺术,兼向同时代的褚遂良、张旭等前贤学习。为表达自己的审美观和艺术理想,他选择了从多方面、多层次吸取艺术营养,不断完善和创新。

颜真卿的楷书,具有独特的风格和丰富的艺术语言。在笔法上,他打破了前贤用笔的戒律,把篆、隶的圆笔笔法引入楷书,取其神韵而去其形状,以厚重的笔致,改变了初唐瘦硬妍美的楷法,使作品增添了浑厚雍容的风格。在结体上,颜楷取篆书体势,外密内疏,端庄富丽而具有阳刚正大的气象。在艺术审美上,颜真卿一反魏晋禅意式的自然与空灵,用一种看似不加雕琢的浑厚与古朴,映照出刚正诚实、从容稳健、襟怀坦荡的风骨,打破了魏晋以来以秀美与空灵为审美标准的传统,创立了一种以正大雄壮为美的新标准,这正是在继承传统基础上创新的伟大创举,极大地丰富了书法艺术所包容的文化元素,使中国书法审美取向从单一走向多元。从此以后,中国书法基本上都是沿着王羲之、颜真卿这两大派系得以延续和发展。在历史的一些时期,颜体受追棒和崇尚的程度高于二王。如宋代,米芾《书史》称:当时“韩忠献公琦好颜书,士俗皆学颜书”。流行之广,摹习之众,可说空前未有。颜楷在宋代被规范为标准化通用的宋体字,一直沿用至今,这既是颜楷魅力之一方面,也是颜真卿对中国文化的贡献。

当代的楷书创作,充分注重书写性,为楷书创作注入了生机。但是,与此同时,一些书家视传统楷书的法度为创新制约,面对唐楷严格的法度要求无所适从,怀疑唐楷高难度技法的书写性。于是,把书写性与艺术法度相割裂。一些书家在书写性的名义下,把非楷书的成分引进楷书创作中,以致把楷书行书化,甚至把草书符号也用到楷书创作中。作为探索无可厚非,但若是标榜为创新成果,可能会造成楷书概念的混乱,对楷书创作产生误导。

自古论书皆重人品。著名书法理论家刘熙载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这一论断正是从书法的文化内涵来揭示作者的内在素质和人生品格。注重艺术家的道德品质,把作品与人品联系在一起,这是艺术发展的必然。

颜真卿的楷书艺术,筋力丰满,结构端庄,法度严谨,气势雄厚,体现了大唐盛世的风度,表现出浓厚的浩然正气和雍容阳刚的风格,这种风格与他高尚的人格相吻合,交相辉映,达到了书品与人品的完美统一,是书法美与人格美相结合的典范。他的一生历经大唐四代皇帝,历任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大臣,为国家倾尽了自己全部的精力和忠心,直至为唐王朝舍生取义。他为人耿直,为官清廉,刚正不阿。他在与朝廷奸臣的斗争中,忠诚坦荡,光明磊落;在平定“安史之乱”时,他表现出超人的智慧和果敢,功勋卓著;晚年与李希烈的斗争,壮怀激烈,是他精神品格最辉煌的体现,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他坚贞不屈,视死如归。

颜真卿的一生,大部分是在唐王朝宫廷内部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和艰苦卓绝的沙场征战中度过的,他把自己全部的忠心和才智献给了朝廷,铸造了自己忠诚正直、襟怀博大的形象和品格;而另一部分则是在自己的书斋中度过的,这是他精神世界自由的天空,是他心灵的归宿和精神的家园。宋人洪迈说:“颜鲁公忠义大节,映照今古,岂惟唐朝,人罕见比伦,自汉以来,殆可屈指也。”(《容斋续笔》)欧阳修在《集古录》中赞扬说“鲁公忠义之节,明若日月,而坚若金石,自可以光后世传无穷。”《寄石录》中评颜真卿:“斯人忠义出于天性,故其字画刚劲独立,不袭前迹,挺然奇伟,有似其为人。”他高尚的人品深为后世所景仰,其人品书品都成为后人学习的典范。

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经济快速发展,物质化造成了人们物欲的滥殇、精神的贫乏。道德观念的变异及道德价值的被忽视,在影响社会的同时,也影响到生活在社会中的书家,一些人以文化领域的追求达到物质需求的目标,这样的思想意识不符合艺术家的道德修为,背离了书法艺术对于书家品德的本质要求。

颜真卿楷书就文字层面而言,技法成熟而且完备,具有法度森严、结构规范的特点,包罗篆隶。在艺术风格上,颜真卿开创了雄强朴茂的新气象,气势壮阔,笔势险奇而富有变化意趣,刚柔相济,出神入化,与“二王”秀美书风形成鲜明的对比。历代书家对颜楷艺术赞赏有加。苏轼对颜真卿楷书给予高度评价:“变法而出新意”、“书之美者,莫如颜鲁公。”(《评韩诗》)朱长文在《续书谱》中赞叹颜书:“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纵横有象,低昂有志,自羲献以来,未有如公者也。”颜真卿成为历史上惟一与王羲之分庭抗礼的大书家。

颜真卿在楷书艺术上,历经了无数次自我否定、自我扬弃和自我完善的过程,最终臻于完美。首先他经历了长达三四十年时间的艰苦探索阶段。他广泛地继承传统,多方面吸取营养,创作了《多宝塔》、《夫子庙堂碑》等大量的传世碑贴,在用笔上,他追求沉着、雄厚,在结体上他追求整密、端庄,他继承了初唐的书风面貌,严谨而规矩,又努力摆脱时风的影响,到知天命之年,初步确立了自己的书体,自成一家。随着人生经历和生活体验的不断丰富,心灵空间不断拓展,他将自己的字体面貌从形态和神态上反复锤炼,不断地追求笔画和结体的精致和作品的磅礴气势。从《东方朔画赞》等作品中可以看出,在用笔上,他加强了腕力,中锋运行,取篆籀笔法,圆转藏锋。笔画之间采取横细竖粗的对比方法;在结体上,方正端庄,稳健厚重,中宫宽绰,不简单地以重心欹侧造势,不以左紧右松的结构处理而故作姿态,而是溶入篆隶书法中对称的结体,表现出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气度和形象;在笔触上,运笔起落干脆,提按分明,他打破藏锋露锋的笔法界线,不假追求妍美情趣,而增强厚实、浑朴的气象,达到了天然去雕饰的艺术效果。

颜真卿进入晚年,其楷书艺术达到了“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如《颜勤礼碑》等作品。他在对生命和书艺不断否定与肯定的过程中,领悟到书法艺术的真缔,将人生智慧和艺术哲学溶为一炉,作品中洋溢着他思想的光芒和人格的光辉;他将卓越的性灵、坚强的魂魄和丰富的人生铸于一体,表现出厚重雄劲、气势磅礴的独特面貌和瑰丽、雄强、博大的艺术境界。

当代人生活节奏不断加快,渐变为心浮气躁、急功近利,缺少“详而静”的心境,致使当下书坛楷书的生态每况愈下,并呈现逐步淡出展厅和人们视线的势头。有些人把这种当代人在楷书创作上的低能归过于楷书艺术上的缺陷,显然是人们对楷书认识肤浅造成的思想偏见。

以颜真卿的楷书创新作为历史参照,透析其文化内涵,我们不难看出,创新不是单纯技法上求变,更不是故作姿态的标新立异。书法艺术创新是书家审美和文化理想的追求,它所体现的是书家精神品格思想文化层面的综合修养,与书家所生活的时代和人生经历息息相关,有着丰富的艺术内涵和鲜明的时代烙印。

当代楷书的创新任重而道远。创新的前提是继承,只有以历史为参照,广泛地继承优秀传统,才具备创新的基础,有了坚实的基础,才能使创新达到理想的高度。学习和继承传统,不是简单的对经典名作的技法进行临摹,必须对经典名作深层次内涵有基本的认识,全面借鉴。如是,才能够明确我们当代楷书创作创新道路的方向。

作者简介:唐绍禄,男,生于1963年,江西省瑞金市人,就职于江西省瑞金市交通运输局。

书学论文入选全国第六届书学讨论会、全国首届楷书创新论坛,并有文字在《中国艺术报》、《人民日报》、《学习与研究》、《党政周刊》、《书法报》等刊物发表。

书法作品先后入展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首届全国篆书作品展、中国书协会员百人精品展、纪念中国书协成立30周年——中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展、邓石如奖全国书法作品展、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展、首届张芝奖全国书法大展等中国书协主办的重大展览,获中国书协主办的中国(芮城)永乐宫第三、五届国际书画艺术节书法作品优秀奖、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信德杯”全国书法作品展优秀奖。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瑞金市书法家协会主席。

通讯地址:江西省瑞金市交通运输局

联系电话:13707972656     

邮    编:342500

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