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评审与书法评判

2015年08月13日 15:36:24

 

展览评审与书法评判

当代书法评判是个宽泛的话题。当代书法是以展览为重心和标志的,展览成为当代书法的缩影。基于此,这里所说当代书法评判体系的建设只是相对于当前书法展览作品而言,或者,对于当代书法的评判是以书法展览为观照。

随着当代书法展览的兴起及文化环境的变化,当代书法在审美价值及审美标准的评判上,已然发生了较大变化,而对于书法作品的评判,似乎还没有适应这种变化,在当代文化语境下,如何评判书法作品的优劣高下,如何建立起一个较为完善的书法评判体系,已成为当前书坛内外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而评审队伍则是这个问题的焦点所在。

刘恒在十届国展论坛中阐述了评审权威性和学术性的进一步确立的问题。他认为,大家谈到当代书法,无论从积极的一面还是消极的一面,往往把原因归咎到作者头上。其实,展览的最终结果不仅取决于作者的来稿质量,还取决于在评审方面如何选定更有权威的评审班子,在大量来稿中如何真正选出能够代表当代书法水平的作品。比如跟风的问题、装饰性的问题,一方面是作者本身的问题;另一方面是评委的选择问题。有的作品在有些评委看来是优秀的、很有创造性的、很有思想的作品,但在另外一些评委看来可能是很幼稚、很粗糙的作品。因此,一个展览的成功与否,一方面依赖于作者;另一方面也有赖于更高水平的专家型、学术型的评审队伍。

要建立一个系统的书法评判体系,审美标准是重点,而对于审美标准的把握历来是见仁见智的,取决于评委的水平和素质,因此,评委是这个体系中的焦点和关键一环。基本而言,对书法艺术作出正确评判,首先需要评委具备全面的艺术审美眼光。虽说术业有专攻,人们不能苛求评委一定要楷、行、草、隶、篆兼修,五体皆善全能。但人们有理由要求评委具备全面的艺术修养和审美眼光,具备对各种书体的作品在技法、形式、艺术水平和文化内涵上的判断和分析能力。否则,就不是个合格的评委。对于担负评审重任的评委来说,最起码各体书法知识修养要全面,即使不是自己所长的书体,也能分清优劣高下,而不能一无所知,评审起来一筹莫展,凭感觉瞎打分。

同时,评委需要具有开明包容的艺术观念。艺术需要百花齐放。要客观地评判各种书体各种风格的作品,以作品本体的艺术水平为参照,标示出每件作品在此次展览中的坐标点。不能以个人的好恶判断作品的优劣。如在对待作品装饰性问题上,有的评委一看到装饰拼接的作品就反感,哪怕作品不错也拿下,把艺术性与装饰性对立起来;有的评委则看到简单到仅一张白纸的作品十分感冒,字写得再好也不要,把艺术性与形式感当做一回事,混为一谈。装饰艺术融入书法艺术是当代书法创作的进步。但是在探索过程中,有的作品可能拙劣,有的作品表现优异,都应该客观看待,给予包容。有的作者在艺术观念上追求简朴,所以不重视作品形式的装饰。对于这些作品艺术水平的判断取决于评审时评委的观念和态度,需要分清本末,注重书法本体。

艺术观念要更新,要与时俱进。评委虽功成名就,也需要不断学习,掌握新知识,更新旧观念,才能跟上艺术的发展步伐。有的评委只关注教科书上的那些传统经典,不关注新发现、新出土的书法文物和古代优秀作品,对于近十来年间出土的秦、楚简牍知之甚少。如隶书的波磔问题,隶书在秦代及汉代初期的古隶阶段是没有明显磔笔的,并非当代某一名家的创造,后来在隶书的成熟演化过程中被强化。当下一些书家为追求古朴不写磔笔属于传统范畴。可有些名家、评委不能理解,以为是故作姿态,把追求传统当成跟风现象,让人费解。

    再者是评委需要有良好的思想文化修养。一件书法作品的艺术水平包含着技法、形式和思想文化层面的内涵。优秀的书法作品除了好的技法表现和出色的作品形式外,还要具备丰富的思想文化内涵。有些评委只看到作品中技法和形式层面的内容,看不到作品所包含的文化性和思想性。其实,在对一些优秀作品进行评判时,还需要评委有文化的修养和思想的眼光,才能透过作品技法和形式的表象,看到作品的思想和文化内涵,否则优秀作品也很可能被弃之一隅遭到淘汰。当下的书法作品在技法与形式上大多数很难分出伯仲,而在文化与思想层面则可能存在霄壤之别。如书法界多年来提倡作者自作诗词文赋问题,一旦作者真正书写自己的诗词文赋时,就需要评审专家具有良好的文化修养。如果评委缺乏文化修养就会影响评判水平,即使是优秀之作,由于难以拿捏准分寸,干脆就不投票了,使这类作品在本该加分的项目上遭到减分甚至淘汰。于是,书法界年年都在抄写古诗词赋,抄录前人书论,以求能够减少失误。对于作品格调和境界的判断,更是需要评委具有良好的思想道德和传统文化修养,才能分辨作品格调的优劣、境界的高下。这需要国展的引领,需要评委们在评审时正确的评判和把握。

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