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斋间游走(上)

2015年08月13日 15:33:44

 

在书斋间游走(上)

唐 绍 禄

    生活在市井当中,当下社会不断物化的观念和人们日益膨胀的物欲,既让人自卑,又让人恐惧。人类在解决了生存温饱问题后,如何安顿心灵,让心灵神居何处?

    有人借助于娱乐,有人寄托于信仰。

    我试图为自己寻求一处精神寓所,在身体享用粗茶淡饭之后,心灵有方自由舒适的天地。于是,在陋室中辟一朝向南方的空间,置一书案,闲暇时把自己安置在那里。虽然城市林立的楼宇遮蔽了视线,不能在居斋中见到南山的风景,倒也是倚南窗以观天光,悠然地放逐思想,读写坐卧,忘形适意,排遣富余的精力,稍感安逸。于是效仿古人雅习,自命名唐风居,引以为号。不需到工商部门去名称预审和注册,不知是否会与人重名,如有雷同,并非故意。本没有深刻含义,只因主人姓唐,如此而已。有友人略知易经,说这个名号有正大气象,必能名世。闲话闲聊,不能当真。

    同道相谋,周围的道友大多竞相为自己的书斋立名。或先或后,早已形成风气,有的已声名远播。

    道友们从唐风居来来往往。悟堂、一雅轩、尚晋庐、一清阁、沏墨轩的主人们不时到来,或交流切磋书艺,挥毫泼墨遣兴;或海阔天空神侃,预测书坛风向;或感于市场的盲目,发出笔端风景无人识,付与秋光入画图的感叹。不亦乐乎。

    唐风居之零乱简陋,也成为大家的谈资。无奈我已习惯,如若改观,恐自己会水土不服。

    古人云,有来无往非礼也。我也常走出书斋,独自或邀一二道友,游走于其他书斋之间,。其实没有外交礼仪中互访的意思。这也许是心的不安分,需要欣赏更多的景致,变换情绪的状态。并成为一种习惯。

    一雅轩与唐风居当算作相邻,直线距离尚在百米左右。自然往来甚密。有时信步经过,只要其大门或掩或开,便自由进出。

    主人卯金于书法一艺,风标独具。他不随流俗,阅览古今书法历史,在汉简中看到了自己要走的路,然后,积十几年的努力,直追数千年前古人的境界。

    这几年,他的书艺日臻成熟,进入丰收季节,每年都有五六次全国书展的入展获奖成果进帐。书体跨越隶书和行草领域,风格个性鲜明。令同道们称羡。

    将居斋取名一雅实为主人自谦。除书画之外,他还好棋奕,在楚河汉界内弄得风生水起,雅趣横生。在瑞金书界属象棋第一高手,多年来孤独求败。吾等不才,只有期待后生超越。

    书法一艺自古女性少,能时常在一起坐而论道的女性可谓稀少。不过,一清阁主人翦菊属于例外。主人秀外慧中,冰雪聪明。书如其人,她的书法传统而典雅。她端庄的楷书、清隽的甲骨文字甚得同道认可,她的草书取法魏晋,境界高古,风格朴素,洗尽铅华,近年来数度敲开全国书法展厅的大门,在中国书法的最高竞技场里登堂入室,尽显风流。

    在赣南,在此之前,她是第一也是唯一具备了加入中国书协会员资格的女书家。这让她不经意中独领风骚,如凤毛麟角。然而她默默无闻,宁静而淡泊,对瑞金之外的艺术江湖漠不关心,如与世无争的仙姝草。这正是其艺术修养的品格流露,和清新雅逸的气质外化。

      书法之外,她对《红楼梦》情有独钟,颇有心得,足见其不俗情致。

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