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颜真卿楷书文化内涵看当代楷书创作创新

2015年08月13日 15:14:17

 

从颜真卿楷书文化内涵看当代楷书创作创新

 

  

看到首届全国楷书创新论坛暨名家邀请展的消息,着实精神为之一振,楷书——恍若有久违的感觉。于是,自然地把楷书和唐朝、颜真卿联系起来。

颜真卿作为唐楷艺术的创新者,他创造了彪炳书史的“颜体”楷书,并以其独特的的精神风貌和艺术风格,开创了中国书法有史以来一个崭新的历史时代,千百年来,颜楷艺术影响、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书法人,唐以后的许多书家,都是从颜真卿的书法中汲取养分,造就了诸如柳公权、蔡襄、董其昌、何绍基、舒同、沙孟海等一代代名垂青史的书家,使中国书法的艺术星空更加群星璀灿。

可是,当代的书家面对法度森严的唐代楷书这座艺术高峰大多只有叹息、却步,于是唐楷与当下书法创作渐行渐远,楷书发展步入边缘化境地。问题还不仅于此,一些书家们并不甘承认自己的无奈和失败,为了标新立异,他们舍弃传统经典,专门从一些残碑碎瓦遗留下来的痕迹中寻求创新,并搬弄古人的只言片语,企求在书学理论上找到依据,自圆其说,片面地摘取古人书论,认为唐人尚法,把唐楷艺术的文化内涵以一个“法”字肤浅地概括,将其艺术的丰富性近乎无知地简单化。更有甚者,认为唐楷的法度束缚了书法艺术个性的表现,把从颜体字中规范出来的宋体美术字之非艺术性成分归咎于颜楷的过错,将颜楷对中国文化的影响和贡献看作是问题。显然,这是只看到了以颜真卿楷书为代表的唐楷艺术的一个层面,甚至是对颜楷艺术的错误解读,忽视了其深层次的内涵,殊不知法度仅仅是其艺术内涵外化的表现之一。为此,笔者试图从对颜真卿楷书文化内涵的粗浅分析中透视当下人们对颜楷艺术的片面解读和认识误区,以观照当代楷书的创作,希望能有益于寻找当代楷书艺术创新的途径。就教于书坛同道,以期引起书坛更多人对颜真卿楷书艺术的重视和关注,推进楷书艺术的继承和发展,繁荣当代楷书艺术创作创新。

——与时俱进的精神风貌

唐代是中国古代史上最辉煌的时代,大唐帝国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超越了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达到了空前的鼎盛强大。物质文明的发展,也促进了精神文明的发展,文化艺术如百花争艳,空前繁荣,人们以一种全新的文化眼光和价值观面对经济社会的巨大进步。

在书法艺术方面,唐代初期的书风全面继承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书风特别是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书法风貌,唐太宗李世民笃好王羲之书法,极力推崇。于是,当时的文人士大夫对王羲之书法趋之若鹜,奉若神明,影响之大可想而知,在利益、时风的追逐和权衡之中,很少有人能跳出“二王”书风的束缚,初唐时期书法风潮基本上处于“二王”书风的影响之下。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薛稷这些初唐大家,他们虽能认真探求创新,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成就,然而他们都过多地依赖“二王”,承袭魏晋衣钵,因此,他们的成就,还远不能与“二王”比肩,也不能够体现大唐帝国的精神风貌。

中唐以后,以颜真卿为代表一些书家,紧紧把握时代发展脉搏,从书法艺术文化的维度,跟随着时代前进的步履。他以自己独具的艺术眼光审视书坛,以开放宽广的思维对待书法艺术的传统。他敢于冲破以二王为主流的艺术时风的束缚,不迷信艺术的权威,以超越世俗的力量,探索书法艺术的创新和发展,创立了浑厚、刚健、雄强的书风,达到了法度严谨、结构完美的艺术境界。颜楷的创立,在中唐时期乃至整个唐代近乎完美地解决了书法艺术时代性这个重大课题,在文化领域,以书法艺术的形式表现出大唐盛世气宇轩昂的精神风貌,成为盛唐气象的鲜明标志之一。

如果说“二王”书风体现的是书家个人的艺术品德修养,表现书家个体“修身”行为的话,颜真卿创造的楷书艺术除此以外还体现了国家和民族一个时代的精神面貌,把书法艺术从表现书家个体修为提升到了表现整个国家和民族文化精神的高度,把中国传统文化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政治和文化理想完美地结合到了一起,并付诸实践,这无疑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书法的文化内涵,把书法艺术在前人的基础上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

——开拓进取的创新理想

创新是每个艺术家的理想追求,是当下书坛乃至整个艺术界喊得最响、使用频率极高的词汇,但是何为创新、如何创新却因书家不同、时代不同而千差万别,今人创新的态度与古人创新态度大相径庭。当代从事书法艺术活动的人们应当从颜真卿的创新实践中学习借鉴,深刻领悟,这将有助于纠正时下一些书家以标新立异为创新而把书法艺术创作简单化粗俗化的行为。

中唐以前,楷书的概念并没有形成,由于楷书在某些方面还带有篆、隶的明显特征,楷书被称为“八分”、“今隶”、“正书”、“真书”等等,中唐以后,颜楷的出现,标志着楷书艺术完全脱离了篆、隶、草书体,并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丰富了汉字形体和点画形态,从而使楷书的概念变得清晰起来,成为独立的一种书体。

史学家范文澜认为,颜真卿是唐朝新书体的创造者。《书林藻鉴》中称他:“纳古法于新意之中,生新法于古意之中,陶铸万象,隐括众长,与杜少陵之诗,韩昌黎之文,皆同为能起八代之衰者,于是始卓然成为唐代之书。”苏轼云:诗至于杜子美,文至于韩退之,画至于吴道子,书至于颜鲁公,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尽矣。(《东坡题跋》)

颜真卿忠实地继承历史优秀传统,把达到古人特别是晋人的书法艺术境界作为自己书艺追求,他向张旭请教“何如得齐于古人”,他既认真地继承“二王”以中和为美的主流艺术传统,兼向同时代的褚遂良、张旭等前贤学习。当他在广泛继承传统的过程中,发觉那些优秀的传统经典并不能表达自己的审美观和艺术理想时,他选择了从篆隶中吸取养份,还把目光探及民间丰富的、通俗的书法艺术,取其精华,从多方面、多层次吸取艺术营养,不断完善和创新,最终创造出“颜体”楷书而光耀书史。

颜真卿的楷书,有他独特的风格和丰富的艺术语言。在笔法上,他把篆、隶的圆笔笔法引入楷书,取其神韵而去其形状,以厚重的笔致,改变了初唐瘦硬妍美的楷法,打破了王羲之的用笔的戒律,使作品增添了浑厚雍容的风格。在结体上,颜楷取篆书体势,外密内疏,端庄富丽而具有阳刚正大的气象。在艺术审美上,颜真卿一反魏晋禅意式的自然与空灵,用一种看似不加任何雕琢的浑厚与古朴,映照出刚正诚实、从容稳健、襟怀坦荡的风骨,打破了魏晋以来以秀美与空灵为审美标准的传统,创立了一种以正大雄壮为美的新标准,这正是在继承传统基础上创新的伟大创举,极大地丰富了书法艺术所包容的文化元素,使中国书法审美取向从单一走向多元。从此以后,中国书法基本上都是沿着王羲之、颜真卿这两大派系得以延续和发展。在历史的一些时期,颜体受追棒和崇尚的程度高于二王。在宋代,米芾《书史》称:当时“韩忠献公琦好颜书,士俗皆学颜书”。流行之广,摹习之众,可说空前未有。颜楷在宋代被规范为标准化通用字体,即是一直沿用至今的宋体字,这既是颜楷魅力之一方面,也是颜体楷书对中国文化的一大贡献。

——正大阳刚的人生品格

自古论书皆重人品。著名书法理论家刘熙载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这一论断正是从书法的文化内涵来揭示作者的内在素质和人生品格。注重艺术家的道德品质,把作品与人品联系在一起,这是艺术发展的必然,当作品与人品完美统一时,便达到艺术的最高境界。

颜真卿的楷书艺术,筋力丰满,结构端庄,法度严谨,气势雄厚,体现了大唐盛世的风度,表现出浓厚的浩然正气和雍容阳刚的风格,这种风格与他高尚的人格相吻合,交相辉映,达到了书品与人品的完美统一,是书法美与人格美相结合的典范。他的一生历经大唐四代皇帝,历任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大臣,为国家倾尽了自己全部的精力和忠心,直至为唐王朝舍生取义。他为人耿直,为官清廉,刚正不阿。他在与杨炎、卢杞这些朝廷奸臣的斗争中,忠诚坦荡,光明磊落;在平定“安史之乱”时,他表现出超人的智慧和果敢,壮怀激烈,功勋卓著;晚年与李希烈的斗争,壮怀激烈,是他精神品格最辉煌的体现,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他坚贞不屈,视死如归。

颜真卿的一生,大部分是在唐王朝宫廷内部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和艰苦卓绝的沙场征战中度过的,他把自己全部的忠心和才智献给了朝廷,铸造了自己忠诚正直、襟怀博大的形象和品格;而另一部分则是在自己的书斋中度过的,这是他精神世界中一片自由的天空,是他心灵的归宿和精神的家园,他潜心钻研书法艺术,登上了中国书法艺术的巅峰。宋人洪迈说:“颜鲁公忠义大节,映照今古,岂惟唐朝,人罕见比伦,自汉以来,殆可屈指也。”(《容斋续笔》)欧阳修在《集古录》中赞扬说“鲁公忠义之节,明若日月,而坚若金石,自可以光后世传无穷。”《寄石录》中评颜真卿:“斯人忠义出于天性,故其字画刚劲独立,不袭前迹,挺然奇伟,有似其为人。”他高尚的人品深为后世所景仰,其人品书品都成为后人学习的典范。“取法乎上”,人们正是基于对颜真卿高尚人品和艺术水平的崇尚,喜欢颜楷。直到今天,少至初学的童蒙,长至爱好书法的老同志,仍喜欢从颜楷取法,虽多只能表象临摹,然其影响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至善至美的艺术境界

颜真卿在中国书法历史上创造了一个独特的书体,并以其成就了一个至善至美的艺术境界。就文字层面而言,颜楷法度成熟而且完备,具有法度森严、结构规范的特点,包罗篆隶。在艺术风格上,颜真卿开创了雄强朴茂的新气象,气势壮阔,笔势险奇而富有变化意趣,刚柔相济,出神入化,与“二王”秀美书风形成鲜明的对比。

历代书家对颜楷艺术赞赏有加。苏轼对颜真卿楷书给予高度评价:“变法而出新意”、“书之美者,莫如颜鲁公。”(《评韩诗》)朱长文在《续书谱》中赞叹颜书:“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纵横有象,低昂有志,自羲献以来,未有如公者也。”颜真卿成为历史上惟一与王羲之分庭抗礼的大书家。

颜真卿的书法境界,历经了无数次自我否定、自我扬弃和自我完善的过程,最终臻于完美。首先他经历了长达三四十年时间的艰苦探索阶段。他广泛地继承传统,多方面吸取营养,创作了《多宝塔》、《夫子庙堂碑》等大量的传世碑贴,在用笔上,他追求沉着、雄厚,在结体上他追求整密、端庄,他继承了初唐的书风面貌,严谨而规矩,又努力摆脱时风的影响,到知天命之年,初步确立了自己的书体,自成一家,但是个人面目还不是特别突出。随着人生经历和生活体验的不断丰富,他的心灵空间不断拓展,他将自己前期的字体面貌从形态和神态上反复锤炼,不断地追求笔画和结体的精致和作品的磅礴气势。从《东方朔画赞》等作品中可以看出,在用笔上,他加强了腕力,中锋运行,取篆籀笔法,圆转藏锋。笔画之间采取横细竖粗的对比方法;在结体上,方正端庄,稳健厚重,中宫宽绰,不简单地以重心欹侧造势,不以左紧右松的结构处理而故作姿态,而是溶入篆隶书法中对称的结体,表现出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气度和形象;在笔触上,运笔起落干脆,提按分明,他打破藏锋露锋的笔法界线,不假追求妍美情趣,而增强厚实、浑朴的气象,达到了天然去雕饰的艺术效果;在篇章布局上,不以疏宕秀逸为取向,而以字形的茂密来丰富、强化作品的气势。总体上,气势更加宏阔,字形架构更加雄壮雍容。

特别是在颜真卿晚年,他的楷书艺术达到了“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如《颜勤礼碑》等作品。他在对生命和书艺不断否定与肯定的过程中,领悟到书法艺术的真缔,将人生智慧和艺术哲学溶为一炉,作品中洋溢着他思想的光芒和人格的光辉;他将卓越的性灵、坚强的魂魄和丰富的人生熔铸于一体,表现出厚重雄劲、气势磅礴的独特面貌和瑰丽、雄强、博大的艺术境界,在书法历史上矗立起一座让后世景仰的艺术丰碑。

当代人生活节奏不断加快,渐变为心浮气躁、急功近利,缺少“详而静”的心境对楷书进行欣赏、学习和创作,致使当下书坛楷书的学习创作状态每况愈下,并呈现逐步淡出展厅和人们视线的势头。有些人把这种当代人在楷书创作上的低能归过于楷书艺术上的缺陷,这正是人们缺乏对楷书深层次的解读,造成的认识偏见,甚至成为书坛的风潮导向,造成对展赛书风的误导。

透析颜真卿楷书的文化内涵,我们不难看出,创新不是单纯技法上求变,更不是故作姿态的标新立异,书法艺术创新是书家审美和文化理想的追求,它所体现的是书家精神品格思想文化层面的综合修养,与书家所生活的时代和人生经历息息相关,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

创新的前提是继承,只有广泛地继承历史优秀传统,才具备创新的基础,有了坚实的基础,才能使创新达到理想的高度。学习和继承传统,不是简单的对经典名作进行临摹,必须对经典名作深层次内涵有基本的认识,全面借鉴。如是,才能够明确方向,看清楚我们的创作创新道路该如何去走。

今天,我们正处在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历史时期,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已经促进着文化事业的繁荣,书法艺术同时迎来了发展创新的大好机遇。机遇与挑战并存,当代楷书的创新任重而道远,应当深入传统,以历史观照现实,与时俱进。全国首届楷书创新论坛的举办,无疑是当代楷书创作繁荣和创新发展的良好开端,相信将对探索当代楷书从理论到创作的发展创新发挥积极作用,产生既深且远的影响。

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